Tuesday, September 18, 2007

人要開開心心的活著

大家都同意,我們活著的目的,是要開心。當我們活得開心時,世界是美好的,花開了,鳥在歌唱,沒有任何煩惱,任何事都可以商量,幾乎,無論什麽人,都是可愛的,因爲在開心的時候,我們的心是“開”著的。

但是當我們不開心的時候,花開了沒,也不知道,如果鳥在唱歌,更會覺得煩,甚至於,沒有事是可以商量的,或趕開自己的朋友。因爲我們的心關了。

為什麽,有時候我們的心,是關著的呢?那是因爲,有時候,我們不能接受別人,又有時候,是別人不能接受我們。有時候,是因爲我們不了解別人,又有時候,是別人不了解我們。每一個人都有不得已的苦衷。不是嗎?

但是我們都知道,無論我們的心,是開的,或是關的,鳥一樣在唱歌,花一樣在綻放,月亮一樣圓,太陽一樣溫馨,世界一樣美好。不是嗎?

我們的心,常常在一念之間就關了。有時候,連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麽。有時候是爲了面子,有時候是爲了保護自己,有時候是以爲自己最有道理。因此常常,失去了,學習新的知識,或結交新的朋友的機會,更可惜的是,失去了開心的機會。

中國的字,很巧妙。如果要開心,則必須“開”心。

一旦心打開了,就沒有了罫礙,一切都能接受,或考慮,一切都OK。也就是說,心一旦開了,就接到了世界的智慧了。心開,或不開,由誰決定呢?不就是在自己的一念之間嗎?

對錯與好壞,只是角度的不同,不要再用自己有限的知識與經驗,來過濾宇宙間,無限的學問,不要再關上心門,活在自己的心裡,放棄執著,忘了罫礙,打開我們的心, 接受一切,在這有限的生命理,開開心心的享受一切,因爲我們的靈性,遠超出我們的知識。

師父說,“心開見佛”,心一開,就能接到,宇宙間的智慧,那也就是所謂的“禪的智慧及生命力”,那時,我們就會法喜充滿,毫無罫礙,自由自在。

有些人可以立即放下,立即開心,那就是所謂的頓悟。頓悟到了什麽呢?悟到自己,是心的奴隸,而不是心的主人。

如果我們放不下,開不了心,那唯有努力禪坐,好好的修心一途。因爲唯有開心,才沒有執著。沒有執著,才能離相,為有離相,才能上菩薩道。

金剛經說,萬法為識,佛心印心。佛心印不了,不開的心。

六祖譠經裡的,“無念”

禪宗六祖,慧能的,六祖譠經裡的,“無念”的意義, 就是每一個念頭,都是獨立的,每一個念頭,都與上一個念頭,不相關,才是生活的方式。

過去已不存在,過去,只存在,在我們的腦海裡。

將來也不存在,因為將來還沒來到。

唯有現在,才是真實的,存在的。

把握現在,才是有價值的。

現在的這一個念頭,如果被上一個,已過去的,念頭影響,將看不清,真正的現在。

保持自己的清靜,與無念,才是生活的真實意。

無念時,不會批評他人,因為沒有依據。

無念時,不會懲罰自己,因為沒有過去。

無念時,不會浪費現在,因爲沒有將來。

無念時,可以讓自己,立即重新開始。

無念,就是一切煩惱的解脫。

無念,就是全新將來的開始。

三秒鐘的菩薩心,菩薩行

師父說,“如果我說的法,你沒有因此開悟,我等於沒說。”

那麽,何為“因此開悟”呢?如何又能確認,我是“因此開悟”了呢?如果,我把師父說的法背得滾瓜爛熟,是否就是開悟了呢?

開悟是“開了我們的心門,悟了新的道理,並在行爲上顯現”。因為此“法”,而影響了我們的思考與行爲,抛棄了以往習性,而不再重復以往的行爲與思考方式。至少,清淨了我們的身,口,意。

開悟就是等於:「我醒了,我要改。」因此開悟是一種反省,是一種懺悔,是一種感恩,更是一種新的開始。

也許這就是為什麽,每當我們“悟”時,都有一種感恩與懺悔的心。更有一種暗暗的法喜。

法爲體,悟為用。聞法頌法,如鸚鵡。聞法無悟,如石頭。

如果我是因此開悟了,那我又如何能確認呢?如何在成佛之前,一步一腳印的上佛道呢?最好的參考就是「菩薩心,菩薩行」了。

菩薩是沒有分別心的。菩薩是能接受一切的。菩薩是大悲大慈的。

因爲,菩薩了解,宇宙的一切,都是禪的大生命力與大智慧力所緣生的。衆生都因爲因果,及業力的牽引,而不能自己。因此,菩薩是能接受衆生的無名,菩薩是大悲大慈的,能接受一切苦厄的。

因此,如果我們開悟了,就表示,至少我們的身,口,意,開始清淨了。如果,我們的身,口,意,開始清淨了,我們就可以開始向菩薩學習及看齊了。不是嗎?

如果我們不再輕易的下斷語,如果我們不再批評他人,如果我們不再用“我的意識”為準則,也就是沒有“我”這個意念,再也不用“我”這個字,我們就“悟了我執”。

如果我們能戰戰兢兢的,行菩薩行,修菩薩心,那我們總有一天“斷了我執”。斷了我執,已是完成了第一步了。不是嗎?

師父常說,“開悟起修” 及“菩薩起修”。

因此,開悟及菩薩,可以說是一體兩面的。因此,也許在開口說每一句話之前,在動每一個念之前,給自己三秒鍾的時間,來準備,與起自己的菩薩心,讓自己,以菩薩之心,而行菩薩之行。如此一來,將早日圓滿。

接引的挑戰 – 同心同體

禪是一真,是不二。我們接引的工作也不例外。

我們與我們接引的對象應該是一體一心,而不二的。也就是說,我們與我們接引的對象不能對立,或有所分別。如果對立的話,就接不進來了。因爲我們本來就是同體的,本來就是同為宇宙的一部分。

如三祖僧璨的信心銘所說,我們若與禪相應,我們就是宇宙,就能包容一切,沒有好與壞、對與錯的立場,而能夠不立兩邊。當我們站在某一邊時,我們只是相應了禪的一部分,而非全部。當我們有了分別心時,我們不但沒有接受另一邊,還迫使我們的對象和我們站在同一邊,而他往往因此而站在另一邊。

我們的工作是來「協助」他人「真心開悟」,讓人了解我們是同體同心的,而非強迫他人接受我們的意見或立場。當我們有了分別心時,我們的心裏並沒有接受他人,是我們自己沒有開悟,沒有平常心,來了解及接受對方的心,了解對方的苦痛與無奈,以及對方的「心」不由己。是我們沒有與他同體,沒有同心,沒有與禪相印。

每當我們開口,我們就有可能表達某一個看法或立場。當下,我們就有可能在逼我們的對象作一選擇 – 同意或不同意。這是很危險的。有可能當下就增加了對象的罣礙,更防礙了他修行的因緣。

我們與我們接引的對象,本來就都是無明的,都不夠明白,都有一定程度的痛苦,都不能夠解脫。

如果修行人只是在口頭上弘法,或只是表揚師父的偉大,或只是形容印心禪法的殊勝,那只是在表達了修行人個人的立場,而強迫他人接受而已。這樣是無法「攝取衆生,莊嚴衆生」的。那更不是弘法的目的。

師父說過,“我説法,你若不因此開悟,引爲己用,我等於沒說。”

我們接引的工作不也是一樣嗎?因此,我們不能忽略了接引對象的無明,及業力的牽引,一般人大都是無法當下開悟的。我們必須以平等心,了解對方的「心」不由己,「我」的執著,失落在對比的價值觀内,協助破除他的矛盾,讓他解脫、開悟。放下我們的焦急,用我們的智慧,保持我們的清淨,與禪相應,才能與他人同體同心。

修行人的工作是來「協助」他人開悟,進而達到「清淨,智慧,圓滿,圓覺」。光表達自己的立場與看法,不但無法達到目的,反而容易造成對立。
每當我們開口時,必須小心在意,尤其是當師父法身住位時,更應如是。爲了真正的普渡衆生,無論對方是多麽的無明,或多麽的不精進,我們都得與禪相應,用平等心、慈悲心,站在對方的立場,以智慧處之。

禪是真正的平等,真正的慈悲,真正的圓滿。

圓滿了他人,才能圓滿自己。同時,圓滿了他人,自己也能接到更大的證量,因爲禪是有圓滿性,平衡性的。尤其是當對方特別無明,或特別不精進時,我們更要了解,那是我們的共「業」。爲了我們的如來家業, 我們必須接受,更必須圓滿。

不能爲了維持我們個人的或我們小團體的清淨,或以爲因緣不夠,而耽誤了接引衆生的如來大業。是因爲我們自己修得不夠好,才會覺得眾生不清淨。我們必須再接再厲,努力清淨,幫助衆生解脫業力。

他人的業力,也就是我們的業力,這是我們的因緣共業,必須要圓滿的。試想如果我們周遭的人業力沉重時,我們能個人清淨嗎?

因此,圓滿了他人的業,如同圓滿自身的業,進而達到真正的「清淨,智慧,圓滿,圓覺」。

預祝各位師姐、師兄,接引順利,廣結善緣,功德圓滿。

「圓滿」的第一步

當我們遇到不如意的人或事的時候,自然的反應是先保護自己。因此,我們造了一堵圍牆,先把自己隔了開來。它是它,我是我。好安全。

爲了自圓其説,我們有可能更進一步怪罪他人,而使自己獲得内心的安寧。但是我們仍然在城裏,不如意的問題仍然在城外。雙方繼續僵持不下。

當我們不如意的問題越多時,城牆就越高。如果城内有問題時,我們也一樣隔開處理,於是城内的空間越變越小,而我們可活動的地方,也越來越小。

因此,城内的我,也越來越不快樂。好像我們的這個世界,是個不講道理的世界。我們生活在一群無知、或不愛我的人中。那該怎麽辦呢?如何脫離這個苦海呢?如何超越我們處境呢?

此時,就是我們來檢討「超越」的時候了。「超越」必須有目標。有東西才能「超越」,不是嗎?如果我們把我們要「超越」的問題放在城外,而我們在城内,它永遠是它,我永遠是我,永遠無法「超越」,不是嗎?

我們必須把城牆拆掉,或把問題納入城裏,才有對象超越。因此「接納」是超越的第一步。那接納以後怎麽辦呢?

我們首先要檢討的,是何謂「不如意」?「不如意」就是不如「我們」的意。對方不賛同,而我們又堅持。雙方繼續僵持不下。

因此,「圓滿」則是超越的第二步。如果大家都不僵持,有得商量,彼此都讓一步,不就解決了嗎?不就「圓滿」了嗎?

圓滿是需要慈悲心的。達賴喇嘛說:「“慈悲就是承擔對方的業力。」每一個人都有他的苦衷,或他的不得已。如果,我們不受「五毒」的影響,放棄對他人的評估,進一步的,「無我」地了解他人的痛苦,承擔他的業力,也就是承擔我們的共業,斷了這一條的因果輪迴。

試想,當我們條條的因果,都能圓滿,就不再輪迴,不就都「圓滿」了嗎?

我們的師父說:「圓滿才能圓覺」。成佛前,都得圓滿。

若要「萬事圓滿」,「接納萬事」是第一步。

換言之,如果我們能「接納萬事」,我們就已經解脫,無罣礙可言,豈不快哉。

Monday, September 17, 2007

Sunday, September 16, 2007

Connected To Our Teacher

My mother in law is visiting us from Taiwan for about 45 days. Since she does not know English, nor how to drive, she has no choice but to tag along with us everyday.

The second time, when she sat down with us listening to our Teacher's DVD, she began to sweat for about five minutes. Then every time thereafter. During our Santa Barbara retreat, whenever our Teacher's DVD is played, she sweats. She was bit worried. We were not, because we knew, our Teacher was cleaning her.

Finally today at our Los Angeles session, she cried. She began to cry as soon as the DVD began. She cried throughout the entire 45 minute session without stopping.

Then she apologized to everyone for being so out of control.

To her surprise, we all congratulated her, because too many of us had similar experience. We asked her, "this is not the tear of joy or sadness. This is the tear because you found home. Right?" She nodded.

Well, here is a connection to our Teacher, experienced by many of us already, through different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