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11, 2007

如是我聞

我家師姐,前兩天與我分享,奧修對于『如是我聞』的見解。

為什么,阿難不說,『佛祖說』,而阿難總是用『如是我聞』。

為什么,佛祖與我們的師父,都不要我們寫筆記呢?

為什么,每次看同樣的一張,印心禪法的DVD,都會聽到師父說一些,以前所沒有聽到的話呢?

我們真的了解,清楚,記得,師父說的,每一句話,或每一個字嗎?還是只聽到一部分?

以後,我們用,『我聽師父說』,還是用『師父說』?

我們有執著在『你聽與我聽』的不同嗎? 或 『你不了解師父』或『我比較了解師父』嗎?

Monday, December 3, 2007

『想』這個字

常常見到許多同修,在哪兒想來想去。分析,思考,歸類,了解,消化,總結,等等。『心』都是被『腦』所遮住了。常常不知如何可以協助他們打開心門。

今天早上,與我們家師姐,在散步的時候,有了領悟。

『想』這個字,不就是把『相』放在『心』上嗎?

哇塞,古人真厲害。

『相』在『心』上,當然『心』是開不了。

『心』若不開,那又如何『相印』呢?

師父常常提醒我們要,『離相修行』,『與師相印』 ,不是嗎?

放下我們的腦袋,打開我們的心門,是第一步。

開悟之后,修行是靠相印的。

願共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