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pril 14, 2012

『健康』『肌肉』『脂肪』『飢餓』『乾渴』『消化』

( 徐文兵字裡藏醫第一部分  )

現在人們都在說「健康」,還衍生出了「不健康」、「亞健康」等詞彙。大多數人模模糊糊知道健康就是好的意思,其他的就不予深究了。其實,仔細分析一下「健康」的含義,便能夠理解古人有關身體或者心理、精神的理念,也不至於將其只對譯成英語的health或healthy了。

「健」既是形聲字,又是會意字,發音與「建」相同,含義相近。「建」是動詞,是會意字,從,有引出的意思;從聿,意為律。《說文》:「建,立朝律也。」後來引申為創造、設立。「建」的背後就是能力和能量,所以凡是用「建」加上其他偏旁組成的字,大多含有有力的意思,比如「腱」是堅韌有力的筋,腱子肉就是繃緊發力的肌肉;「犍」是力大無窮的公牛;「鍵」是金屬製作的堅固有力的關轄,固定門或者車軸,等等。

「健」從人從建,含義是有力的。《增韻》:「健,強有力也。」可以作形容詞,比如杜甫《兵車行》:「縱有健婦把鋤犁,禾生隴畝無東西。」方苞《左忠毅公逸事》:「健卒十人。」魯迅《悼楊銓》:「何期淚灑江南雨,又為斯民哭健兒。」

「健」也可以作副詞,含義是有力地,比如「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健步如飛、健在、健壯、健美、健碩等。「碩」是塊頭大,「健」是有力量。

在使動用法中,「健」可以作動詞,含義是「使之健」,也就是使之有力的意思。比如我們常說的健身、健體、健胃,等等。很多人胃腸蠕動呆滯緩慢,常常出現宿食不消、心下痞硬、口臭咽痛、噯腐吞酸的症狀,使用消食化積的藥物,或者予以點穴針刺,能夠使胃腸得氣有力,生動活潑起來,所以叫做「健胃」。力源於氣,有力者源於有氣。元氣足則神明健,穀氣足則體健。「健」的反義詞應該是「痿」或「廢」吧,蔫頭耷腦、垂頭喪氣、萎靡不振一類的。

當然「健」還有擅長的意思,比如健談、健忘。這裡就不是有力量的意思了。

「健」有個同義詞是「伉」,發音同「抗」。《說文》:「健,伉也。」「伉」有匹敵、抗衡、亢奮、有力的意思。《史記·仲尼弟子列傳》:「子路性鄙,好勇力,志伉直。」意思是說,子路性情粗俗,好鬥逞能,有暴力傾向,志向高亢、執拗。再比如《漢書·宣帝紀》:「選郡國吏三百石,伉健習騎射者皆從軍。」《宋史》:「選軍中伉健者千人,令仁美領之,屢入敵境,戰有功。」「伉」、「健」同用,意思是堅強有力。想體會「伉健」的感覺,就去看看戰馬出征前不斷咆哮、跳躍、刨蹄的樣子,戰士衝鋒前嗷嗷叫,摩拳擦掌、躍躍欲試的樣子。

「伉健」顛倒過來就是「健伉」,歷史上也有這麼用的。《武經總要》:「義軍之守邊,最為健伉,習知山川道路,每蠻寇至,不計遠近掩殺,官軍守險策應而已。」所以我懷疑今天說的「健康」,其實就是古代的「健伉」,也許是以訛傳訛,發音和字義都有了變化。

「康」的含義是五個方向的道路都通暢。《爾雅·釋宮》云:「一達謂之道路,二達謂之歧旁,三達謂之劇旁,四達謂之衢,五達謂之康,六達謂之莊,七達謂之劇驂,八達謂之崇期,九達謂之逵。」古人命名一路暢通為「道路」,一分為二有分岔叫做「歧」,十字路口通達四個方向叫做「衢」,通達五個方向就叫做「康」,通達六個方向叫做「莊」,通達九個方向叫做「逵」(馗)。人們常說的「康莊大道」就是通達各個方向的道路。所以「康」的含義就是有路子,行得通。

俗話說:「要想富,先修路。」道路通暢了,物質和能量才可能交換、交流。各個方向的道路通暢了,才有更好的選擇的餘地,才能得到最有價值的交流,最終達到平衡。從治國來講也是如此。《漢書·宣帝紀》云「上下和洽,海內康平」,就是說官方和民間交流順暢,百姓之間也有多種渠道交流、通商,這樣人心就平衡了。《釋名》:「康,昌也,昌盛也,車步並列並用之,言充盛也。」《謚法》中說:「淵源流通曰康,溫柔好樂曰康,安樂撫民曰康,合民安樂曰康。」

人的身體想維持正常的運轉也是如此。中醫認為人不僅有肉眼可見的血在脈管裡流動,還有一種無形的能量,也就是氣(氣),它在體內有蓄積、流動,這種流動是有規律的,有著各自的節奏、方向、時間。這種能量流動經過的路線稱之為「經絡」,大路為「經」,小徑為「絡」。人的先天之氣,由精化生,蓄積在丹田,流行運動在奇經八脈之中,最重要的任督二脈最終注於腦,營養神明。後天之氣起於中焦,由水穀化生,兼併呼吸之精氣,由肺而起,逐次按時行於十二正經,循環往復,並且散佈於三百六十五個小的絡脈之中,覆蓋滲透全身。

《靈樞·邪氣藏府病形》:「十二經脈,三百六十五絡,其血氣皆上於面而走空竅。」如果經脈不通,或者絡脈不暢,人的氣血運行就會停滯,輕則出現疼痛,重則出現麻痺,久而成患,出現地方割據,也就是受中央(心神)節制的自我膨脹,形成癌瘤。

以任脈而言,上下交通,水火即濟稱為「泰」;而任脈鬱阻,上下隔絕不通,上熱下寒,稱為「痞」(否)。我們常說的「康泰」,就是人體的經絡上下交通,五路旁達的意思。而「康寧」就是經絡通暢,神魂得歸,能藏於心中的意思。

「康」的反義詞應該是「塞」、「阻」、「絕」、「斷」,反正就是不通。

總而言之,中國人對身體好,也就是健康的理念源於中醫的氣血理論,也就是說,氣足有力為健,經絡通暢順達為康。徒有氣而經絡不通,人會暴躁、疼痛,氣沖牛斗,血溢脈外,或出現登高而歌、棄衣而走的瘋狂也未可知。經絡通暢而無氣力者,就像缺乏營養的嬰兒一樣,難免夭折。心理、精神健康不但要有心氣、有動力,還要想得開、想得通。現在大多數神志病的患者,不是沒心氣,壓抑過度,喪失慾望,幹什麼都沒意思,包括活著,就是想不開,鑽牛角尖,一根筋,一條道走到黑。不是不健,就是不康。

想讓外國人明白中國的健康概念,恐怕難以找到相應的字詞達意,非得讓他們學習中醫理論不可了。

腠理

在中學的時候我們就知道了「腠理」一詞,在《韓非子·喻老》扁鵲見蔡桓公一段中,扁鵲曰:「君有疾在腠理,不治將恐深。」後來扁鵲又說:「疾在腠理,湯熨之所及也。」教科書解釋說,「腠理」是皮膚紋理,讓人感覺「腠」就是表皮的意思。後來上大學學習《內經》,接觸了更多的相關詞彙,發現那種解釋不太確切,有必要深入研究一下。

「腠」發音同「湊」,含義也相近,有時也通假互用。「湊」的本義是水流匯聚的意思,引申為聚集,相關的詞彙有「湊集」、「拼湊」、「湊合」,等等。「腠」用「肉」代替「水」作偏旁,意思是皮肉聚集。從宏觀的角度來講,就是單個細胞簇擁在一起,形成了覆蓋全身的細膩的表皮。但是從微觀上看,每個細胞之間有細微的間隙,這些細胞和它們之間細微的縫隙就是「腠」。中醫研究細緻入微,常常涉及到肉眼不見的外部虛邪、體內真氣,所以也研究到了人體微觀結構,所以產生了「皮腠」、「肌腠」、「腠理」等詞彙。

「理」的本義是順著玉石的自然紋路治玉。《說文》:「理,治玉也。」作為名詞的「理」,就是指玉石的自然紋理,也就是裂隙所在。人體不是天衣無縫,人的肉眼所見的表皮上有汗毛孔和紋理。這些紋理就是細胞之間的間隙、接縫連接拼湊而成,紋理所在也就是間隙所在,也就是腠之所在。中醫有「粗理」、「細理」、「小理」、「膲理」等詞彙。

簡單地說,腠是肉眼不可見的表皮間隙,理是肉眼可見的表皮紋路。

有人把汗毛孔解釋為腠理,是不確切的。汗毛孔是孔,是水液、毛髮出入、生長之處,中醫另有命名,如「鬼門」、「玄府」、「汗空」,等等。腠理是隙,更加細微,是無形的邪氣、正氣出入之處。道家和中醫全面看待事物,既看到有也看到無,既看到實也看到虛。比如兩座大山是實,是有,而兩座山之間的谷,就是虛,就是無。離開了實體,虛空不存在;光看到實體,不研究虛空,則無法全面反映客觀實際。所以理解腠理和理解中醫的經絡是一樣的。上個世紀60年代初,朝鮮生物學家金鳳漢博士發表了《經絡系統的研究》,宣稱發現了經絡實體,即所謂的「鳳漢實體」。事實證明這種淺薄的妄圖變虛為實的妄想不過是一場騙局,結果以當事人自殺謝罪收場。

腠理作為人體組織的一部分,與體內臟腑氣血有密切的關係。《素問·陰陽應像大論篇》謂:「清陽發腠理,濁陰走五藏。」意思是說清輕無形的能量通行在腠理之間,沉澱有形的物質儲存在五臟之中。

《靈樞·論痛》指出,人體「筋骨之強弱,肌肉之堅脆,皮膚之厚薄,腠理之疏密,各不同」。腠理的疏密與三焦元氣和主一身之表的足太陽膀胱有密切的關係。《靈樞·本藏》:「三焦、膀胱者,腠理毫毛其應」,「密理厚皮者,三焦膀胱厚。粗理薄皮者,三焦膀胱薄。疏腠理者,三焦膀胱緩。」隨著年齡的增長,元氣、腎陽衰減,腠理也變得稀疏。《靈樞·天年》:「四十歲,五藏六府十二經脈,皆大盛以平定,腠理始疏,榮華頹落,髮頗斑白,平盛不搖,故好坐。」

《金匱要略·臟腑經絡先後病脈證》:「腠者,是三焦通會元真之處,為血氣所注。理者,是皮膚臟腑之文理也。」《醫宗金鑒》註解為:「腠者,一身空隙,血氣往來之處,三焦通會真元之道路也。理者,皮膚藏府內外井然不亂之條理也。」佛家說人體是個臭皮囊,可是活人是個充氣的皮囊。充斥在體表甚至散發到體外的氣,中醫叫做「衛氣」,是保衛、護持的意思。衛氣的來源一是人體元精所化,通過三焦散佈到腠理,二是水穀經過消化,加上呼吸的清氣,通過肺的宣發,散佈在體表。

這種氣,普通人看不到,但是可以感覺到。比如我們常說的喜氣洋洋、殺氣騰騰、死氣沉沉、英氣逼人、滿臉晦氣等描述的就是這種感覺。有的人一見鍾情、一見如故是同氣相求,同聲相應的緣故。獵狗能夠追蹤罪犯,是因為它能聞到這種氣味。烏鴉能聞到將死人的氣,所以會在病人家附近盤旋,故被認為不祥。中醫針灸經絡的三百六十一穴位,都依其氣象而命名,突起的叫做腧、陵、丘、墟、突,凹陷的叫做穴、井、溝、谷、谿,回流的叫做淵,平靜的叫做池,波瀾壯闊的叫做澤、海,生動活潑的叫做泉。如此這般,不一而足。

《史記》記載,扁鵲在隨長桑君學習中醫以後,練就了「視見垣一方人」,也就是可以看見牆那邊人的功夫,才出師給人看病,能「盡見五藏癥結」。中醫講的「望而知之謂之神」,就是指這種望氣的能力。否則人們就不會理解扁鵲為什麼站了一會兒看了幾眼,就能診斷出齊桓公的疾病。

腠理的開合則受衛氣的控制,因內外環境的變化而變化。《靈樞·本藏》言,衛氣能「溫分肉,充皮膚,肥腠理,司開闔」,還說「衛氣和,則分肉解利,皮膚調柔,腠理緻密矣」。《靈樞·脈度》謂:「其流溢之氣,內溉藏府,外濡腠理。」分肉是肌肉間隙,腠理是表皮的縫隙,肥是飽滿充盈的意思。如果把細胞比做山的話,腠就如同兩山之間的山谷,理就是多個山谷連接成的溝壑。腠理肥,則間隙小;腠理疏,則間隙大。大多數女性關注的皺紋的問題,其實就是元氣或者說衛氣不足,導致皮膚失去彈性,腠理疏鬆所致。與其去做手術拉皮,打肉毒素殺死神經,搞一張沒有表情的面具鬼臉,不如溫部丹田,涵養元氣,疏通三焦,充盈皮膚。

外部環境寒熱變化,影響腠理開合。《靈樞·五癃津液別》謂:「天暑衣厚則腠理開,故汗出天寒則腠理閉,氣濕不行,水下流於膀胱,則為溺與氣。」

內部環境,特別是心境也會影響腠理開合。《素問·生氣通天論篇》謂:「清靜則肉腠閉拒,雖有大風苛毒,弗之能害。」

腠理是體內真氣外散之處,也是外邪入侵之處。《靈樞·百病始生》說:「是故虛邪之中人也,始於皮膚,皮膚緩則腠理開,開則邪從毛髮入,入則抵深……」所謂虛邪就是無形的邪氣,也就是細微的肉眼看不見的邪氣。俗話說:眼見為實。肉眼能夠看到的,包括借助顯微鏡能看得到的細菌、病毒都是實邪。虛邪能夠從看似無縫緻密的腠理侵入人體。

《素問·皮部論篇》說:「邪客於皮則腠理開,開則邪入客於絡脈,絡脈滿則注於經脈,經脈滿則入舍於府藏也。」《新修本草》序:「幾纏膚腠,莫知救止。漸固膏肓,其於夭折。」

就防病而言,腠理緻密,開合自如是關鍵因素。就治病而言,疾在腠理,早期治療至關重要。成語「防微杜漸」,可以作為腠理的一個很好的註腳。

把「皮膚」翻譯成英文,很簡單就是skin。但是仔細想想,那只是皮的意思。「膚」與「皮」是同義詞還是近義詞?有沒有區別呢?如果有,區別又是什麼?搞清區別對中醫臨床又有什麼指導意義呢?

回答是肯定的,「皮」與「膚」只是近義詞,有區別。《靈樞·口問》:「黃帝曰:人之振寒者,何氣使然?岐伯曰:寒氣客於皮膚,陰氣盛,陽氣虛,故為振寒寒慄,補諸陽。」黃帝問:「人不停地發抖、打寒戰是什麼原因?」岐伯說:「是因為外來的寒氣侵襲停留在皮膚之間,人的陽氣不足,所以會出現打寒戰,起雞皮疙瘩,治療應當補各個陽經。」我之所以把它翻譯成皮膚之間,而不是皮膚表面,原因在於寒氣侵襲皮的時候,人只會惡寒,對風冷特別敏感,加衣被、關門窗仍不足以抵禦,而進一步深入到了皮膚之間以後,就會出現寒戰、打擺子。

《靈樞·水脹》載:黃帝曰:「膚脹何以候之?」岐伯曰:「膚脹者,寒氣客於皮膚之間,然不堅,腹大,身盡腫,皮厚,按其腹,窅而不起,腹色不變,此其候也。」黃帝問:「膚脹會出現什麼症候?」岐伯說:「膚脹是因為寒氣停留在皮與膚之間,就像充氣皮球一樣,身體腫脹,皮顯得很厚,按肚子就凹個坑,半天起不來,肚皮顏色沒有異常,這就是它的症候。」這裡明確提出了皮與膚存在「之間」,可見皮與膚是不同的。

皮就是表皮,覆蓋身體表面,與外界直接接觸的人體組織,同時也是毛髮生長的地方。著名的成語「皮之不存,毛將焉附」,說的就是皮毛的關係。

「膚」的繁體字寫做「膚」,是象形、會意字。說白了就是皮下覆蓋的組織,也就是皮下脂肪、津液毛囊、汗腺,也就是介於皮肉之間的組織。

「皮」與「膚」只是近義詞。例如人們常說的「膚淺」、「切膚之痛」、「體無完膚」,在這裡「膚」就是表皮的意思。而「肌膚之親」,就是說比表皮的接觸更深的關係。不能因為「皮」、「膚」經常連用,就說「膚」就是「皮」的意思。《詩經》有句話形容美女:「手如柔荑,膚如凝脂」。柔荑,植物初生的葉芽,形容女子的手白嫩修長。凝脂,就是如同凝固的白脂,形容女子的皮下脂肪充盈潤澤,吹彈得破。後世白居易也有類似的詩句:「春寒賜浴華清宮,溫泉水滑洗凝脂。」之所以說「膚如凝脂」而不說「皮如凝脂」,原因在於兩者位置深淺不同。如果皮下無膚的話,那就是美人遲暮,變成雞皮鶴髮,皺紋叢生了。

《易經》曰「臀無膚,其行次且」,也就是說屁股沒脂肪的人,走在路上都不好看。如果把「皮」、「膚」理解成同義詞的話,這句話就不好解釋了,屁股上怎麼會沒有皮呢?現代人用「豐乳肥臀」概括性感體態,描述的就是健康的皮、膚、脂、肉充盈的身體。

孟子有句名言:「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能被餓瘦的只有皮下的脂肪和肌肉,皮是不會餓沒的,最多也就是皮包骨頭。

《素問·五藏生成篇》:「臥出而風吹之,血凝於膚者為痺,凝於脈者為泣,凝於足者為厥,此三者,血行而不得反其空,故為痺厥也。」意思是說,睡覺的時候出來,外感風寒邪氣以後,血液循環不暢,凝滯在皮下也就是膚的部位,就會出現麻痺的症狀,凝滯在血管裡面就成了淤血,凝滯於下肢就會出現雙腳冰涼。這三種情況都是因為血液循環不暢,局部缺血,導致了麻木不仁和體溫下降。這裡的膚也是在皮下,皮下出血導致瘀斑黑青,甚至局部麻痺。

《靈樞·經水》:「黃帝曰:夫經脈之小大,血之多少,膚之厚薄,肉之堅脆,及幗之大小,可為量度乎?」皮是薄薄的一層,談不上厚薄。膚就不同了,營養充足,三焦功能正常,脂肪堆積多,膚就厚,反之就薄,甚至會沒有膚的存在。我的一個患者絕過食。是真的絕食,不吃飯,光喝水的那種。後來虛脫昏迷,落下了很多毛病,消化不良,心動過緩,腹寒腹痛,即便是在夏天也裹著五○五元氣袋,不然就腹瀉。他的皮很鬆,皮下沒有脂肪,一捏就能提起來。我經常拿他做例子讓學生看,這就是典型的有皮無膚。

《靈樞·順逆肥瘦》曰「年質壯大,血氣充盈,膚革堅固,因加以邪,刺此者,深而留之」。意思是說,對於成年人而言,皮糙肉厚,氣血充盈,膚堅脂肪充盈,同時被外邪入侵者,可以深刺,留針時間長一些,反之只能淺刺,或者只用皮針。

《傷寒論》中有個方子叫做豬膚湯,如果僅僅根據字面理解,找塊豬皮就得了,其實應該是帶脂肪的豬皮。豬油也叫大油,滋陰的效果非常好。體會不了凝脂的意思的人,可以煉點兒豬油,待凝固以後看看,體會一下那種白皙、細膩、光澤的情狀。

按照中醫理論,肺主皮毛。肺與大腸相表裡,表皮的問題應該從肺氣、衛氣著手解決,一般不涉及營血。而膚的問題直接隸屬於三焦、心包,前面我在介紹膏肓、脂肪的時候已經論述了其相互關係。膚與在三焦中運行的體液有密切的關係。有的人沒有膚,但是有的人卻渾身長滿了脂肪瘤,疙疙瘩瘩的,雖然無痛苦,但是很硌很硬。我一般用化痰散結的方法治療這種膚病,用皂刺、橘絡、絲瓜絡、南瓜子,效果很好。

其他常見的脂溢性脫髮、青春痘,也是膚的問題,油脂代謝的問題,源於心包之火和三焦痰濕,非關肺事。少女皮膚嫩滑水靈,吹彈得破;中年婦女面焦髮墮,皺紋叢生,也是膚的問題,涉及三焦和元氣。認識到了這一點,中醫美容才會有理論基礎,治療才更有效果。

現代人皮、膚不分,滿大街都在宣傳護膚、換膚、嫩膚,其實他們都是在說皮的事情,膚的問題只能靠內部解決。

肌肉

「肌」和「肉」是近義詞,不是同義詞。《黃帝內經》開篇《上古天真論》有這麼一段話:「黃帝曰:余聞上古有真人者,提挈天地,把握陰陽,呼吸精氣,獨立守神,肌肉若一,故能壽敝天地,無有終時,此其道生。」既然說「肌肉若一」,說明「肌」和「肉」非一。

道家的哲學不僅注重物質本身,更關心物質的運動狀態。因為本質相同的物質,會因為運動速度、方向的不同,表現出不同的狀態、結構。所以古人造出不同的字來描述處在不同狀態下的同一物質。

同樣是人,活體叫身,死了就叫屍。同樣是花,初生曰蕾,未綻曰苞,盛開曰華,凋落曰謝。同樣都是由碳元素構成,金剛石和石墨就有本質的區別。同樣是水,遇寒凝固的叫冰,遇熱液化流動的叫水,過熱蒸騰的叫汽。雖然同為一江水,但是在三峽不同的位段,緩急不同,因此蘊涵的能量「氣」就不同,沏出的茶也不同,所以就有了王安石三難蘇學士的故事。普通人飲水只關心物質層面上的東西,比如微量元素、酸鹼度,古人則關心水中蘊涵的能量,是靜止不動的一潭死水,抑或波瀾不起的井水,還是奔騰踴躍的泉水,或是連綿不絕的長流水,其內在性質不盡相同,所以在煎煮中藥時用水就特別講究。比如甘瀾水,也稱為勞水、揚泛水、甘爛水,是用勺或瓢等物將盛器中的水揚起千萬遍,等盛器中的水出現大量的小水珠時才成。古人認為水本來的性質是陰寒重濁,揚過之後,水的性質就會有所變化,變得陽動甘清輕,因此用這樣的水煎藥就有著特殊的效果。《金匱要略》指出,用茯苓桂枝甘草大棗湯治療發汗後,臍下悸者,欲作奔豚之症。《靈樞·邪客》說,半夏秫米湯治療陽盛於外、陰虛於內、陽不入陰的目不瞑症,用甘瀾水煎藥,則是取其引陽入陰之功效。

「肉」的內涵要廣泛一些,不光指動物的肌肉組織,也泛指蔬菜、瓜果、初生樹木的皮下肥厚的纖維組織。《齊民要術·種竹》:「取筍肉五六寸者。」常用的中藥龍眼肉、山萸肉就是取其皮殼裡、果核外的果肉。另外古代祭祀用的玉璧,形狀像一個中間有圓孔的圓盤,兩個同心圓中間的玉體也被稱為肉,大概和古人認為神以玉為食有關。

先秦時期,「肌」表示人的肉,「肉」表示禽獸的肉。《說文》段註:「胾,大臠也。謂鳥獸之肉……人曰肌,鳥獸曰肉。」《漢書·魏相丙吉傳》:「介之推割肌以存君。」講的就是春秋時期介子推跟著晉公子重耳逃難,在沒飯吃的時候,把自己大腿上的肉割下來煮了給重耳吃。

後世「肌」、「肉」混用,都可用於人。「肉」的使用範圍仍然廣泛,幾乎泛指人的所有軟組織。「肉」也就是「月」,成為了一個偏旁部首,所有涉及到人體組織的字,都要使用它。

除此以外,「肉」還作形容詞和副詞使用。形容質地柔軟、性情柔順、行為懦弱,比如「肉瓤兒的西瓜」。有人開車反應慢、動作遲緩,常常被稱為「肉」、「真肉」、「肉得慌」、「做事真肉」。做事猶豫不決、拖泥帶水的人,也被稱為「肉脾氣」、「肉蛋」、「肉頭」。也就是說「肉」是「剛硬」的反義詞。

明白了「肉」的這層含義,就不難理解「肌」和「肉」的區別了。簡單地說,肌就是繃緊、剛硬、發力的肉,肉就是鬆弛、放鬆、柔軟的肌。

文武之道,一張一弛。肌肉也是如此。很多人由於長期、過度使肌肉處於緊張狀態,導致柔軟的肉先是成為繃緊的肌,久而僵硬,進而出現纖維化、條索狀,嚴重的還會壓迫神經、牽引關節。這些人即便是在身體休息、睡眠的時候,肌肉也是僵硬緊繃的,難以放鬆,影響心理、情緒、精神,出現緊張、焦慮、失眠。國外風行的所謂健美運動,不論男女,通過特殊飲食和鍛煉,甚至服用藥物,練出一身疙瘩肉來,有形有稜,似乎很好看,其實是促進肌肉纖維化,加速死亡、衰老的不健康的運動。

長期暴飲暴食、飲食不節的人,使胃平滑肌抽搐、痙攣,出現難以癒合的黏膜潰瘍、萎縮,甚至生長息肉、癌瘤。在球場上奔跑過度的人出現的抽筋,也就是肌肉攣縮。服用春藥壯陽,導致陰莖長久充血,陽強不倒。這些都使本來柔軟、溫暖、生動活潑的肌肉,變成生冷堅硬的皮囊。這就是有肌無肉,是肌肉不一的一種表現,古人稱為肌痺或者死肌。

寒性凝滯,受寒以後的肌肉,會出現緊張、僵硬、疼痛,《傷寒論》專設了桂枝湯、葛根湯、芍藥甘草湯、乾薑甘草湯等「解肌」的方劑來治療。對於肌痺、死肌,一般採取活血化瘀、通絡散結的方法治療,《神農本草經》就記載了很多「去死肌」的藥物,比如白朮、烏梅、蛇,等等。針刺、艾灸、按摩的效果比內服中藥效果更快一些,靜坐站樁也是輔助緩解緊張的有效方法。

與此相反,那些過於安逸、缺乏鍛煉運動的人會出現肌肉的鬆弛、無力甚至萎縮,尤其在一些癱瘓的病人身上比較常見,古人稱之為肉痿,也就是有肉無肌,弛而不張。陰莖不能勃起,或者舉而不堅,堅而不久,被稱為陽痿。這就是有肉無肌,是肌肉不一的另外一種表現。

服用補益氣血、升舉陽氣的中藥,加強消化和吸收功能,是治療萎廢的主要手段。配合現代醫學的康復鍛煉也是有效的方法。中醫的導氣引氣的方法,比如五禽戲、太極拳、八段錦、形意拳等,都有助於恢復元氣,通調氣血。

肌肉在放鬆的時候,經絡通暢,氣、意、神容易溝通,反應迅速,力由足起,氣由脊發,指尖髮梢,纏綿持久,旋轉穿透,勁道極強,進可攻敵,驅疾治病,退可守身,化氣避邪。而在肌肉緊張的時候,氣血鬱閉,容易激發短暫暴力,傷人也傷自己,更談不上用巧。

返回到我們開始說的肌肉若一,其實就是肌肉張弛有度,剛柔相濟。歷代注家在解釋肌肉若一的時候,大多在耍滑頭,顧左右而言他,就是不說肌、肉有什麼不同。王冰引用莊子《逍遙遊》中的話解釋說:「肌膚若冰雪,綽約如處子。」其中「綽」就是舒緩的意思,「約」就是收緊約束的意思,「處子」是少女。老子說過:「專氣致柔,能嬰兒乎?」說的就是這種狀態。得道的真人,藐姑射之山的神人,都能保持肌肉的放鬆與緊張的和諧統一,收放自如,故稱肌肉若一。

老子曰:「人之生也柔弱,其死也堅強。萬物草木之生也柔脆,其死也枯槁。故堅強者死之徒,柔弱者生之徒。」引用在此,全當「肌肉」 的一個註腳。

「病入膏肓」是國人耳熟能詳的一句成語,大意是說人快死了,無可救藥了。可是具體地說,膏肓是什麼,在哪裡?知道的人就不多了。

「病入膏肓」出自《左傳·成公十年》,說的是晉景公姬孺,信佞臣,聽讒言,無辜殺害忠臣趙盾的後代趙同、趙括全族。這就是後來聞名世界的《趙氏孤兒》悲劇的原型。兩年後,晉景公夢見一厲鬼,披散著一頭及地的長髮,捶胸頓足,厲聲罵道:「你殺我子孫,不仁不義。我已向天帝訴冤!」說罷,厲鬼毀壞大門和正門而入,就向景公掐撲過來。景公大懼,往內宮奔逃,厲鬼又破戶追入內室。景公甚感恐怖,呼叫而醒。醒後,晉景公即召見桑田巫,巫所卜和景公的夢境完全相同,景公驚懼地問道:「那怎麼辦才好?」巫人說:「恐怕您吃不到新麥,活不過今年夏天了。」

景公的病,一天比一天沉重,於是就遣人往秦國求醫,秦桓公派遣醫緩來晉治病。秦醫未到,景公夢見兩個童子,其中一個童子說:「醫緩是高明的大夫,他來治病,恐怕會傷害到我們,我們躲避到什麼地方才安全呢?」另外一個童子回答說:「我們躲避在肓之上,膏之下,雖有良醫,能把我們怎樣呢?」醫緩來到晉國,給景公診病後說:「這病已經不可治了。病在肓之上,膏之下,不可用灸攻,用針也達不到,藥力又不能到達,不可治了。」景公歎道:「唉!太醫診病和我夢境相符,真是神醫!」於是厚禮送醫緩回秦國。

到了六月丙午日時,景公忽然想吃新麥,命令農戶獻麥,並吩咐煮好麥粥。景公忽然想起桑田巫的話,立刻召他入宮,指著麥粥對他說:「你說寡人吃不到新麥,你看這是什麼?」並喝令左右將巫人推出斬首。景公將要取麥粥來吃,頓覺腹部膨脹要大便,急急起身入廁,忽然一陣心痛,站立不住,跌入廁內,溺於糞池中而死。

膏肓就是包裹、保護心臟的脂膜,也就是心包。膀胱經的第四十三個穴位叫做膏肓俞,位於背部第四胸椎棘突下旁開三寸,和心包的背俞穴厥陰俞緊鄰。心包是心的宮城,心為君主之官,不受邪,心包代受,《靈樞·邪客》:「諸邪之在於心者,皆在於心之包絡。」所以病入膏肓就是病邪侵入到了人體最後一道防線,艾灸火攻、針刺、服藥都達不到,也就是無可救藥了。

扁鵲最後一次見蔡桓公的時候說:「(疾)在骨髓,司命之所屬,無奈何也。」其實膏肓和骨髓是一回事。

《靈樞·五癃津液別》:「五穀之津液和合而為膏者,內滲入於骨空,補益腦髓,而下流於陰股。陰陽不和,則使液溢而下流於陰,髓液皆減而下,下過度則虛,虛故腰背痛而脛酸。」

骨髓、腦髓就是滲入骨內、顱內的膏。膏源於飲食,依賴三焦元氣所化,成液入骨髓。沒有滲入骨內固體的分成兩種,包裹、覆蓋臟器的白色的叫做膏,皮下黃色的叫做肓。我們吃螃蟹的時候習慣於把公螃蟹體內白色的精脂叫做蟹膏,把母螃蟹的卵黃叫做蟹黃,是一樣的道理。

飲食中的營養,經過陽明胃腸的消化,有些通過三焦的氣化功能,轉化成膏肓。固體的膏肓蓄積能量,能保溫從而保護臟器。膏肓液化,充盈骨髓腦髓,營養心腦;氣化的膏肓,轉變成能量,溫養臟器。膏肓的代謝,直接隸屬於心包和三焦,心包的背俞穴、三焦的背俞穴外側,就是膏肓俞和肓門。由於普通人奇經八脈不通,靠三焦通行元氣,因此膏肓與元氣的關係也十分密切。一般來講,元氣元陽不足的時候,人體就肥厚,反之就精瘦幹練。三焦氣化功能弱的時候,消化吸收脂肪的功能就差,三焦功能亢進的時候,膏肓分解銷鑠得快,甚至會出現骨髓枯槁的情況。

具體分析,肓算是半成品,質地柔軟,在皮下相對較淺。膏的質地相對堅硬,包裹臟器,位置較深。如何把肓轉化成膏,進而營養骨髓,是我們面臨的問題。

膏的原穴是鳩尾,也就是調節膏的合成和分解的反應點,位於胸骨柄劍突下,無劍突的人在胸骨下一寸。「膏之下」也可以理解成膏的原穴之下,就是心的募穴巨闕,此穴解剖位置下面是肝臟左葉,歷來禁針。臨床上有針刺不慎刺傷肝葉的報道,但是高手一樣可以用針,一般用涼水潑面,使患者驚懼以後肝葉上提,醫生乘勢進針,這樣既能驅除邪氣,又不傷臟器。

肓的原穴是氣海,也就是調節肓的合成和分解的反應點,在臍下一寸半。肓之上也可以理解成肓的原穴之上,就是陰交和神闕。《素問·腹中論篇》:「帝曰:人有身體髀股皆腫,環齊而痛,是為何病?岐伯曰:病名伏梁,此風根也。其氣溢於大腸而著於肓,肓之原在齊下,故環齊而痛也,不可動之,動之為水溺之病。」針刺氣海也需要謹慎,免得傷及膀胱、大腸而導致排便異常。

現代人以瘦為美,不惜節食、抽脂,其實這是殘害自身、引邪入膏肓的典型行為。人之所以要長脂肪,一則為了貯存能量,二則為了保溫取暖。當人的臟器寒冷的時候,不由得會吸收、合成脂肪,形成膏肓來包裹、覆蓋臟器。可是當人一意孤行,拒絕攝入或武斷吸出脂肪的時候,就是暴露心臟和其他重要臟器於外,招災惹禍。我曾經在電視上看見過令人作嘔的吸脂手術,看見黃色的油脂滾滾而出的時候,不禁為這些人感到惋惜。貌似輕巧的剝離,帶來的會是更深的傷害。果不其然,現代西方醫學家發現,做過吸脂手術的人,多數會反彈,少數沒有反彈的,大多陷入深深的抑鬱之中,甚至以自殺結束生命。

還有豐胸隆乳的人們,不惜在胸膛填埋異物。其實女性在二十一歲智齒生長,身體發育到達極限之前,通過艾灸氣海,通調衝脈,增加營養,改變穿高跟鞋的習慣,改挺胸為含胸的姿勢,都能促進乳房的發育。過了這個年齡,就別再折騰身體,通過改善氣質,提高修養,培育神韻,一樣可以嫵媚動人,何必傷身勞神呢?

脂肪

之前介紹過了「膏肓」,這回接著說說「脂肪」。現代的中醫學對此視而不見,幾乎不談了,古人對此則有精確、細緻的論述。

「脂」,和「油」、「膏」、「肓」含義一樣。只不過長在飛禽身上的,或者長在有犄角動物身上的,古人稱做「脂」;長在沒犄角動物身上的叫做「膏」。《說文》:「戴角者脂,無角者膏。」《易·本命》:「有羽者脂。」比如牛羊的油一般叫「脂」,豬油古人稱為「豚膏」。《周禮·考工記·梓人》:「宗廟之事,脂者、膏者以為牲。」其中脂者代表祭祀用的牛羊,膏者代指豬。比如《素問·五藏生成篇》:「青如翠羽者生,赤如雞冠者生,黃如蟹腹者生,白如豕膏者生,黑如烏羽者生,此五色之見生也。」

人身上的油,液體、半固體的叫做「膏」或者「肓」,堅硬的固體被稱做「脂肪」。《禮記·內則》:「脂膏以膏之。」疏:「凝者為脂,釋者為膏。」《詩·衛風·碩人》:「膚如凝脂。」我們常說的「搜刮民脂民膏」,說的也就是油水。

「肪」指的是肥厚的脂,一般長在腰部。《文選》李善注引《通俗文》:「脂在腰曰肪。」

曹丕《與鍾大理書》:「竊見玉書,稱美玉白如截肪。」其實肪就是老百姓所說的板油,成塊的硬脂。

脂肪的功能在於儲存能量,保持體溫,固定、包裹臟器,特別是五臟。臟器下垂的病人,如果是六腑或奇恆之腑,比如胃、子宮,單純用補益中氣的方法就能升提糾正;如果是腎臟下垂,那就需要糾正脂肪代謝的問題。

現代人時尚以瘦為美,談脂肪而色變。很多人盲目從眾減肥,是內心自卑怯懦的表現。有的女病人減肥減到骨瘦如柴,上下班坐公共汽車都得帶個棉墊子,不然的話,直接坐在塑料座椅上就會肚子痛。沒有脂肪的保護,寒氣直中臟腑,這些人病得更重,死得更快。對於女性而言,如果飲食不當,長脂肪過多的話,會影響生殖功能,不產卵不排卵,甚至閉經。俗話說「母雞肥了不下蛋」就是這個道理。所以,為女性減肥和調理月經是同時進行的。

還有一些肥胖的人,有的長了一身的囊膪,有的長了脂肪肝,有的抽一管血能有半管油。這些人無論如何忌口,就是喝冷水也長肉。其實這是注水肉,水腫罷了。這些人的三焦的氣化功能衰弱,無法化脂肪為能量。我一般建議他們除了稍微節制飲食以外,還要早早睡覺,爭取在晚上九點入睡,這正是三焦工作的時間,讓後天意識休息,好讓身體集中能量化解脂肪。

《素問·異法方宜論篇》:「西方者,金玉之域,沙石之處,天地之所收引也。其民陵居而多風,水土剛強,其民不衣而褐薦,其民華食而脂肥。故邪不能傷其形體,其病生於內,其治宜毒藥。故毒藥者,亦從西方來。」意思是說在中原的西面,也就是寧夏、甘肅、新疆一帶,出產金屬玉石,是天地收引的地方。當地居民依山陵挖窯洞居住,氣候多風沙,水質偏硬,土地多鹽鹼。人們不穿絲綢衣服而裹著毛氈,吃得好,皮下脂肪厚,耐風寒,不容易感染外邪。但是往往腸胃出問題,一般給予口服藥治療。

《素問·逆調論篇》:「帝曰:人有身寒,湯火不能熱,厚衣不能溫,然不凍栗,是為何病?岐伯曰:是人者,素腎氣勝,以水為事,太陽氣衰,腎脂枯不長,一水不能勝兩火,腎者水也,而生於骨,腎不生則髓不能滿,故寒甚至骨也。」黃帝問岐伯說:「有的人身體冰涼,熱水、火烤、穿上厚衣服也暖和不過來,但是這些人也不怕冷,這是什麼病?」岐伯說:「這些人平素腎氣太熱,耗傷了陰液,熬干了脂肪。最後腎氣不足,骨髓也減少了,外來寒氣浸入骨髓。」這裡的腎脂,就是包裹腎臟的脂肪,也是能夠滋養生成骨髓的膏肓。

關於人的體形,《靈樞·衛氣失常》還有一段精闢的論述:「黃帝曰:何以度知其肥瘦?伯高曰:人有肥有膏有肉。黃帝曰:別之奈何?伯高曰:膕肉堅,皮滿者,肥。膕肉不堅,皮緩者,膏。皮肉不相離者,肉。」大意是說肌肉堅強,皮膚緊繃的叫做肥人;肌肉萎軟,皮膚鬆弛的叫做膏人;皮肉分不開的叫做肉人。

「黃帝曰:身之寒溫何如?伯高曰:膏者,其肉淖而粗理者,身寒,細理者,身熱。脂者,其肉堅,細理者熱,粗理者寒。」理是皮膚腠理,縫隙,無論皮下脂肪多寡,反正腠理疏鬆的人容易著涼,腠理緻密的人容易發熱。

「黃帝曰:其肥瘦大小奈何?伯高曰:膏者,多氣而皮縱緩,故能縱腹垂腴。肉者,身體容大。脂者,其身收小。

「黃帝曰:三者之氣血多少何如?伯高曰:膏者,多氣,多氣者熱,熱者耐寒。肉者,多血則充形,充形則平。脂者,其血清,氣滑少,故不能大。此別於眾人者也。黃帝曰:眾人奈何?伯高曰:眾人皮肉脂膏,不能相加也,血與氣,不能相多,故其形不小不大,各自稱其身,命曰眾人。

「黃帝曰:善。治之奈何?伯高曰:必先別其三形,血之多少,氣之清濁,而後調之,治無失常經。是故膏人縱腹垂腴,肉人者,上下容大,脂人者,雖脂不能大者。」

《黃帝內經》中所說的「肥人」,其實就是「脂人」,指的就是體形可能不是很大,但是皮膚緊繃有彈性,肌肉、皮下脂肪堅硬的人。「膏人」就是皮膚鬆弛,肌肉鬆軟,甚至按之有凹陷,長著啤酒肚,臉蛋兒嘟嚕下垂的胖子。肉人是體形大,但是上下勻稱,皮膚不緊繃也不鬆弛,也就是皮肉不分離。

一般說來,膏人也就是現在所說的胖子,他們多氣少血,這些人容易生熱,耐寒不耐熱。但是這些人陰血化生不足,往往容易脫髮、失眠。特別是沖任陰血不足的時候,胖女人甚至出現閉經,男人有的也會出現髭鬚稀疏。一般來講,我們通過調理元氣和三焦之氣,化膏肓生陰血,不僅可以治療不孕不育症,而且也為現代的肥胖病治療開拓了一條新的道路。

「肉人」,體形碩大勻稱,毛髮濃密,在美國常常可以見到這樣的人。這種人來尋求減肥,其實是在減重、減肉。控制飲食,調理脾的功能,採用放血療法,對於這些人是有效的。

「脂人」一般說來就是小精豆子形的人,拿破侖、鄧小平似的人物,怎麼吃也不胖,也不長個,但是血清氣滑,有著勃勃生機。

國內外現在視油脂如惡魔,各種食品都標明自己不含脂肪。人體又不是試管,你灌進去什麼就有什麼。你不喂脂肪,他一樣會合成脂肪。與攝入相比,提高人體臟腑的功能才是主要的。

飢餓

簡化字「饥」源於兩個字,一是「饑」,另外一個是「飢」。

「饑」是五穀不熟,收成不好的意思。《墨子·七患》有「五穀不熟謂之饑」的說法。《說文解字》認同這一解釋:「穀不熟為饑。」所謂五穀是中國人播種的五種主要糧食作物,也是國人的主食,指粟(穀子、小米)、稻(大米、粳米、糯米)、麥(小麥,磨成粉就是白麵)、黍(黃黏米、黃粱、北方人吃的黃糕麵)、菽(豆類)。作為農耕民族,一旦沒有了糧食,就會陷入深重的災難。《韓非子·外儲說上》中說「齊嘗大饑,道旁餓死者不可數也」。意思是說齊國曾經出現大面積的五穀不熟,顆粒無收的情況,導致無數的人餓死在逃荒的路上。導致饑的原因,有夏天不熱,連綿陰雨,陽光照射不足,五穀無法成熟,當然過於乾旱,莊稼一樣無法灌漿結籽。還有就是戰亂動盪,延遲播種,耽誤農時。水旱蝗災,天災人禍,不一而足。

「饑」的同義詞有「荒」。「荒」是田里長草,「撂荒」就是放棄耕種,以至於耕田里面長滿野草。「破天荒」的意思就是某地累年無人考取功名,如同撂荒一般,突然有人考中,就像荒草裡面長出一棵莊稼。「饑」、「荒」兩個字經常連用。農夫辛苦種的莊稼顆粒無收,農田里長滿了荒草。有道是:「新松恨不高千尺,惡竹應需斬萬竿。」五穀不熟的話,人們只好去吃荒草、野菜。

「饑」的同義詞還有「饉」。「饉」比「饑」更嚴重,別說五穀不熟,連野菜、樹皮都沒有。「饑」的反義詞是「豐」、「稔」、「穰」,都是穀熟、足收的意思。

另外一個「飢」是吃食不足、不夠的意思。《詩·陳風·衡門》註:「飢者,不足於食也。」《荀子·榮辱》:「飢而欲食,寒而欲暖。」說的是人的肚子空了就想吃東西,衣著單薄感覺寒冷就想加衣服保暖。《論貴粟疏》:「人情一日不再食,則飢。」說的是人的一般情況,一天不吃兩頓飯就胃腸空虛了。

「飢」的同義詞有「餒」,也就是氣力不足的意思。「飢」的反義詞是「飽滿」。《靈樞·百病始生》:「似陽明之積,飽食則痛,飢則安。」意思是說,足陽明胃如果有食積的話,病人吃飽了的時候就會胃痛,而胃排空了就舒服。

「飢」的概念是相對的,一是攝入食物的質、量不足。比如人肚子空了,光喝水灌個水飽,吃瓜果撐得肚兒圓都沒用,一泡尿就沒了。光吃碳水化合物或纖維含量高的大米、玉米、蔬菜等食物也是不耐饑的。只有攝入植物蛋白、植物油脂含量較高的食物,胃的排空時間才相對會延長,食物經過消化吸收以後提供的能量才會充足。所以我老家山西大同有「三十里莜麵,四十里糕」的說法。當然最耐飢的就是肉類,還能解餓除饞。

導致飢的另外的原因就是消化功能過強。飲食屬於陰,胃腸消解功能屬陽。飢的狀態就是胃腸陰不足,陽相對有餘。六腑以通為用,胃腸蠕動、虛實更迭、飢飽交替是常態。病態的情況之一就是胃火旺盛,消解排空能力過亢,出現消穀善飢的症狀。《素問·平人氣象論篇》:「已食如飢者,胃疸。」說的就是胃的消化能力特別強的人,剛吃完飯肚子又空了。這些症狀類似於今天的糖尿病、甲狀腺功能亢進、焦慮、躁狂症。

「饑」與「飢」這兩個字在先秦以前各表其意,後來通用,現在又簡化成了「饥」字。

「餓」字從我,描述的是一種主觀感覺,也就是想進食、吃東西的慾望,後來也被引申為好奇心、求知慾甚至性慾。主觀感覺屬心,頻繁的過於強烈的餓的感覺是心火太旺,不覺得餓的狀態屬於心氣不足。

「飢」、「餓」只能算是近義詞,簡單地分析二者,它們存在著程度的差別,存在著對身心的不同的影響。飢傷身,餓傷心,餓比飢要嚴重一些。比如《韓非子·飾邪》:「家有常業,雖飢不餓。」雖然吃不飽,但是不至於餓著。《淮南子·說山訓》:「寧一月飢,無一旬餓。」說的也是同樣的道理。

嚴格地講,「飢」、「餓」有著本質的區別,因為飢描述的是客觀存在,也就是田裡或者肚子裡沒有糧食,而餓描述的是主觀感覺。飢者未必餓,餓者未必飢。

又飢又餓是身心的雙重折磨,以前是貧窮人的無奈,現在成了有錢人的專利。很多人為了減肥,採取不進食或不吃主食光吃黃瓜的近乎自虐的方法,把自己搞得痛苦不堪。末代皇帝溥儀在自傳中記述,幼時皇宮裡面嚴格控制孩子進食,讓正在發育長身體的他總是處於飢餓狀態,害得他去御膳房偷東西吃,為此還被太監告發責罰,最後鬧得這位小皇帝身心都變態。大家都知道餓過勁兒就不餓了,這其實是身體開始透支儲存的能量,最終會喪失食慾,導致厭食。

飢不欲食也就是飢而不餓,是厭食症、抑鬱症病人經常出現的症狀。病人由於情緒劇烈變化,情感傷害,或強烈抑制食慾,或採取催吐、利尿、泄瀉等傷害身心的方法,最終導致心氣、心血不足,喪失所有慾望,出現胃腸空虛無食、身體消瘦,卻又根本不想吃東西的狀態。這種病人往往還伴有消極、悲觀、厭世的情感,甚至有自殘、自殺的傾向。根本病機就在心神失養。治療的原則,應該採用補火生土的辦法,補益心氣,安定心神,慢慢恢復食慾。如果只關注飢,不關心餓的話,強迫進食不僅無益,而且有害。

不飢不餓是現代社會的通病。現在的獨生子女,都是被父母、爺爺、奶奶、姥姥、姥爺六個大人餵養,肚子裡面塞滿了吃食,老是處於飽滿甚至食積狀態。這些患兒的胃腸總是相對滿實,口臭、咽喉反覆發炎感染、腹脹、不放屁、噯氣、便秘、晚上睡覺愛蹬被子,甚至出現磨牙、流口水的症狀。這些孩子理所當然不會覺得餓,有的出現挑食、厭食,有的吃得多,消而不化,不長身體,有的出現多動、煩躁。俗話說「若要小兒安,三分飢與寒」。不是說要餓著孩子,而是說讓他總是吃七八分飽,保持胃腸消化排空能力,以利於長期的消化吸收。舊社會糕餅店的老闆擔心新來的夥計偷吃東西,總是在頭一天讓夥計敞開肚皮吃剛出爐的又熱又油的糕餅,直到吃撐吃傷,害得夥計們以後看到糕餅就噁心。現在的家長們出發點良好,但是結果卻很壞。一頓吃傷,十頓喝湯。光有科學知識,不懂辯證法怎麼行?

還有一種不飢不餓是由於患者胃痙攣、萎縮導致胃的容量相對減小,稍微吃點東西就飽了,感覺撐脹,吃不下去了。很多慢性萎縮性胃炎、胃癌、食道癌的病人有這個症狀。我治療過的吃得最少的患者,每天只能吃一兩麥乳精。這些人還伴有噯氣、吞酸水、胸悶、抑鬱、失眠、早醒等症狀。也是身心同病的典型例子。

不飢而餓是現在肥胖病人的常見症狀,這些人吃得很多很飽,腸肥腦滿。吃得很飽,卻總是感覺餓。有經驗的人都知道,對長期飢餓的人而言,突然進食,一定要控制,少量慢給,否則病人雖然吃得很飽,但是仍覺得餓,不停進食,直至撐死。這些人病機在於心火過亢,原因在於情緒和情感上面的需求得不到滿足,或者內心存在深刻的不安全感覺,以至於出現了食慾的亢進。中醫治療上一般用黃連、梔子等苦寒瀉心的藥物。

另外,對食物的選擇的最低要求是充飢,不論什麼,塞滿肚子就行。解餓、除饞、過癮是飲食的更高的境界。這就要求吃到對自己合適的食物,搭配合理的食物,讓人吃得舒服吃得美的食物。否則餓和饞的感覺就永遠消除不了。可惜世界上很多人還處在充飢的階段,吃不到也做不好他們想吃的東西。中華飲食文明的精髓,就是通過對人性和食物性質的把握和調和,讓人和自然達到完美和諧的境界。很多人還譏笑中國人吃雞爪子,我告訴他們,在中國雞爪比雞胸貴。還好,某些被奉為科學、先進的洋快餐已經被斥為垃圾食品了。中國人的價值逐漸在回歸。

很多人問我吃什麼有益於健康,我說吃什麼不重要,怎麼吃、什麼時候吃才是關鍵。不飢不餓的時候不吃,哪怕是到了吃飯的時候。外界的時鐘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的生物鐘。這時候進食無異於強暴自己。如果加上麻辣鮮香作料刺激胃口,無異於服用春藥強暴自己。很多人在規勸人們要吃早飯,沒有人關心早晨起來,當事人是不是飢,是不是餓。頭天晚上的飯還在胃裡沒消化,一點食慾都沒有的人,卻又要塞進去一堆雞蛋、牛奶,那不就是毒藥嗎?餓而不飢的時候應該吃點兒點心,三口就得。飢而不餓的時候就要去看醫生,調節情緒、情感、心理、精神。又飢又餓的時候也要慢慢進食,細嚼慢咽,吃到七八分飽就打住,留點兒餘地,留點兒念想,來日方長嘛!

想起一句話,你在看風景的時候,風景也在看你。你在吃飯的時候,飯也在吃你。所以,道家和中醫認為,人這一輩子吃的飯是有定量的,少吃幾口,多吃幾年,這個說法是有道理的。可是看到美食如同擁抱美女,有幾個忍得住呢?忍得住的就是神仙。

乾渴

「乾渴」同「飢餓」類似。「干」,描述客觀狀態,人體內缺乏津液。「渴」,表示主觀願望,是想喝水的感覺。

簡化字「乾渴」的「干」源於繁體字「乾」(ㄍㄢ),和易經八卦的「乾」(ㄑㄧㄢˊ)同字異音。乾卦是純陽無陰卦。「乾」是日照過長,乾旱無雨,巫師祝咒乞雨的意思,引申為缺水、枯竭,與濕潤相對。同義詞有「燥」,「燥」是過度缺水,生火冒煙的意思;「涸」,是形容江河湖澤的水乾了;「枯」,形容植物脫水。

「干」字古文之中也有,象形兵器,是護身的盾牌,現在成語之中還有「大動干戈」。「干」也指河畔、岸邊。《詩經》中有:「坎坎伐檀兮,置之河之干兮。」可能與水濕相對。古代也有人偷懶,把「乾」簡寫成「干」,比如「干杯」、「干貝」、「葡萄干」、「外強中干」,等等。

人體的百分之七十都是水,津液枯竭,古人形容為干。津液為陰,干為陰虛,也就是津液不足。

《素問·經脈別論篇》:「飲入於胃,游溢精氣,上輸於脾,脾氣散精,上歸於肺,通調水道,下輸膀胱,水精四布,五經並行。」意思是說,我們喝進體內的水,如果不經過六腑消化,不會直接變成我們的津液;不經過五臟的吸收、封藏,津液不會留在我們體內。水飲為至陰,六腑之中能消化水飲的首推屬性太陽,最熱的是小腸和膀胱;五臟之中能存津液者首推屬性太陰的肺脾。腎主閉藏,主要是指藏精。

很多人盲目相信所謂的科學,以為喝水就能變成體液,以為打吊瓶灌水就是補液。人不是試管,怎麼會加什麼就有什麼。低於體溫的水,特別是冰水,首先要經過口腔、食道、胃的加溫,這就要消耗體內陽氣。對於胃氣虛寒的人來講,根本接受不了,不是水入即吐,就是胃中絞痛,最終腹瀉了事。對於胃氣實寒的人來講,已經麻木不仁,喝什麼都無所謂,但是預後不良。普通人喝多了,會導致胃腸平滑肌弛緩,積液存水,水走腸間,瀝瀝有聲。

水在小腸中,被赤腸熱氣化解,分清泌濁。其中清的被脾吸收,這才是津,被肺宣發肅降,輸布全身。剩下的濁,分別被傳輸到大腸和膀胱,伺機排出體外。

液的來源不是飲食,而是體內的貯藏精。這些精以腦髓、骨髓、膏肓、脂肪的形式存在於體內,需要的時候,在下焦丹田由元氣蒸騰氣化成為黏稠液體,由三焦輸布到全身,散佈於腠理間,滋潤濡養細胞,滲入血管是為血液。

津與液不僅是黏稠與稀薄的問題,關鍵在於來源不同。腠理發洩,汗出溱溱,是為津,即便流失,也容易補充。而眼淚、唾液、精液、陰道黏液、胃腸黏液、膽汁是液,由精髓所化,流失以後,不容易補充。光喝水不解決問題,甚至會越喝越渴。

導致乾的原因,一是陽氣過亢,首先是外感六淫邪氣中的火熱或燥熱邪氣,比如《素問·熱論篇》:「岐伯曰:傷寒一日,巨陽受之,故頭項痛,腰脊強。二日,陽明受之。陽明主肉,其脈俠鼻,絡於目,故身熱目疼而鼻乾,不得臥也。」又如《素問·陰陽應像大論篇》:「熱勝則腫,燥勝則乾。」意思是說高燒的人,會耗傷津,導致乾燥。

另一個是內因,由於飲食不當和七情慾火產生內熱,耗傷津液。比如《素問·痿論篇》:「脾氣熱,則胃乾而渴,肌肉不仁,發為肉痿。」意思是說,體內脾胃過熱,以至於細胞脫水,導致肌肉萎縮,麻木不仁。

導致乾的原因二是陰失封藏,比如大汗、多尿傷津,腹瀉、嘔吐傷液,遺精、滑精、帶下頻仍傷精。肺主皮毛,司開闔。外感風邪,衛氣失固,或者濫用發汗藥物,會導致腠理開洩,津液脫失,甚至傷及陰血精液。《靈樞·營衛生會》有「奪血者無汗,奪汗者無血」的論述,《傷寒論》也有「衄家不可發汗」,「亡血家不可發汗」的告誡。意思是說,血汗同源,出血的人就不要再發汗,否則就會加重病情。現代社會濫用阿司匹林預防血栓,但是產生的副作用不可小覷,很多病人動輒汗出,甚至會導致汗毛、頭髮脫落。由於嗜食辛辣、香燥或飲食不節、不潔,或者濫用攻下、消導藥物,會傷脾氣,導致嘔吐、腹瀉,喪失津液。

另外的原因就是攝入不夠,沒水喝,自然也就津不足。普通人以為喝冷水、冰水才解渴,其實乾渴的時候喝熱水,才會減輕胃腸負擔,有利於水快速消化、吸收,成為體液,滋潤濡養身體。另外,越渴越要慢飲。一個品字告訴人們要小口喝水,三口即止,留有餘地,方便消化吸收。而現代人光圖痛快,灌水牛飲,結果導致胃中存有大量的冷水,不是尿出去,就是存下來,無法變成體液。喝水的學問還在於不喝淡水,淡水的副作用就是利尿,淡水穿腸過,體液無處留。所以古人要在淡水中加入苦味的茶葉,在吃西瓜的時候加入微量鹽,目的就是為了防止津液流失。就補充體液而言,果汁、蔬菜汁中天然的酸鹼平衡,微量元素搭配合理,最容易被人體消化吸收。

導致乾的原因三是陽氣衰微,氣化不利。小腸有火熱之性,能泌別清濁。膀胱是州督之官,蒸騰氣化,化生津液。如果陽氣衰微,就會出現「口乾不欲飲」或「但欲漱水,不欲咽」的症狀。嚴重的會出現飲水即尿,飲水不解渴,甚至越喝越渴的情況。《傷寒論》中治療水氣病的五苓散、苓桂朮甘湯、真武湯等溫陽利水的方劑,就是針對這種病症設立的。這時候就要越渴越喝熱水,越渴越要吃熱性的藥物。普通人如果灌入了大量的水,也需要同樣的治療。

四是陰寒內盛,水飲痰濕凝聚,真陰不足。陽氣衰微不能化水進一步發展,就會出現水飲痰濕留滯體內,成為新的致病因素。病人出現不乾而渴的症狀。如同在大海中漂流的人最終會渴死一樣,體內儘管有水,但是是水毒,不是津液。治療濕熱的龍膽瀉肝湯中使用生地的原因,就是照顧病人濕邪重同時真陰不足的病機。有的不乾卻渴,涎水橫流,胃腸留飲,腹滿水腫,但是口渴欲飲。需要用十棗湯、六磨飲子瀉痰飲化水濕,陰寒去,津液自生。

陰液不足的人,需要飲食和藥物調養,補充精髓,光喝水是沒用的。古人用豬皮燉湯,或用豬皮凍作為藥膳調養治療魚鱗病、蛇皮病。陰液極度匱乏的,古人用大補陰煎,就是豬脊髓加上黃柏、知母燉服。平常人們也可以燉骨頭湯,敲骨吸髓。

渴是主觀感覺,中醫認為是心火,有的渴與身體乾燥、津液不足有關,有的則完全由於情緒、情感得不到滿足而產生。人在動心、激動、焦躁的時候總會覺得口乾舌燥,咽喉發乾,偶爾發生還算正常,經常如此就是病態了。三昧真火,非飲水能平。要麼去降低慾望,要麼就去靜心。古人有嚥唾養生法,就是治療這種心浮氣躁的好方法。還有就是按摩足底腎經的湧泉穴,滋養腎水,上濟心火,坎離交泰,焦渴自平。

消化

「消」發音同「小」,是削減、減小的意思,表示有形的物體體積的減少,也用於描述無形的物質、能量、時間的減少。「消」從水字邊,原指固體的冰雪體積減小,變成液態的水。「消」同音、同義詞「銷」和同義詞「爍」描述的就是固體的金屬熔化成液態。

「消」在《黃帝內經》中使用很廣泛,比如形容腦髓、骨髓減少。《靈樞·決氣》:「液脫者,骨屬屈伸不利,色夭,腦髓消,脛酸,耳數鳴。」意思是說,過度發汗、失血、腹瀉、遺精帶下以至於喪失津液的人,關節間的潤滑液也沒有了,關節屈伸就不靈活,面色反而發紅。因為腦髓是陰液的根源,喪失陰液最終會消耗腦髓、骨髓。病人會出現小腿酸、耳鳴的症狀。

《靈樞·癰疽》:「筋爛則傷骨,骨傷則髓消……陽留大發,消腦留項,名曰腦爍,其色不樂,項痛而如刺以針,煩心者,死不可治。」意思是說,癰疽潰爛到了近骨的時候,就會耗傷骨髓,進而影響腦髓,導致腦髓耗減。患者很痛苦,後脖子痛如針刺,最後心情煩躁,心神散亂而死。

「消」也形容人體消瘦。《素問·瘧論篇》:「因遇大暑,腦髓爍,肌肉消,腠理發洩。」說的是暑熱大汗導致人腦髓減少,肌肉萎縮。《素問·風論篇》:「其熱也,則消肌肉。」《靈樞·五變》:「熱則消肌膚。」說的是肌肉和皮下脂肪減少。

「消」也用來形容有形或無形病邪消失。《靈樞·刺節真邪》:「凡刺五邪之方,不過五章,癉熱消滅,腫聚散亡。」

「消」也形容無形的能量——氣的耗減。《素問·舉痛論篇》:「悲則氣消。」說的是過度沉浸於悲傷的情緒中,會導致人體能量耗減。《素問·陰陽別論篇》:「陽氣破散,陰氣乃消亡。」指的是陰陽互根,相互依存,一方消滅,另一方也不能存在。

回到我們所說的消化的主題。《靈樞·師傳》:「胃中熱則消穀。」《靈樞·大惑論》:「穀消故善飢。」《靈樞·經脈》:「其有餘於胃,則消穀善飢。」說的都是胃對食物的消解功能。

總體來說,「消」表示的是量變,同一種物質的量減,也就是所謂的物理變化。消到了極處,就是消失、消散、消亡、消滅。但是根據物質不滅、能量守恆的原理,這種量變導致了質變,「化」也就應運而生了。

「化」的意思就是轉化,質的變化,新的物質的化生。我們常說的「天地造化」、「化腐朽為神奇」、「化干戈為玉帛」、「莊周化蝶」就是這個意思。

就消化而言,大塊的肉,成條的麵,成顆粒的米,硬脆的蔬菜水果,經過我們的口腔咀嚼、胃的研磨,形成了乳糜,這就是消的過程。大塊的豬肉消磨得再小,它還是豬肉。

當食物經過胃的研磨、消解、攪拌以後,被送到了小腸。小腸又稱赤腸,是受盛之官,化物出於此。手少陽分泌的胰液和足少陽分泌的膽汁注入到了十二指腸,手太陽小腸為酶的工作提供了足夠合適的溫度,使得化的工作得以順利進行。食物經過酶的作用重新組合,變成人的組織的時候,這個過程就被稱做「化」了,這就是吃豬肉長人肉了。

作為催化劑的酶對於溫度非常敏感,所以心腸不熱的人就會對一些生性寒涼的食物過敏,比如牛奶、雞蛋、海鮮,等等。現代醫學說是患者體內缺什麼酶,其實患者什麼都不缺,就是因為小腸溫度不夠,酶不工作了。牛奶發酵以後,性質會變溫。煮牛奶的時候加一些熱性藥物,比如乾薑、蓽撥,再喝牛奶就不會腹脹、腹痛、腹瀉。吃雞蛋也是如此,有人吃煮雞蛋過敏,可是吃煎雞蛋就沒事,用蔥花、韭菜炒的雞蛋就更沒事。外國人在煎雞蛋上撒胡椒粉,也是一樣的道理。

有的病人食慾不振,吃不進東西,有的則是食入即吐,有的是吃什麼拉什麼,那就是不消了。消且不能,更談不上化了,有人也稱之為「完穀不化」。一般是陽明胃腸出了問題,以實寒、虛寒為多見。

還有的病人,吃不了多少,卻嘔心瀝血,日夜操勞,處在虛性亢奮狀態,比如諸葛亮、雍正皇帝、李賀之類,他們屬於能化不能消的人,只不過化的都是自身的精血,用來提前透支生命罷了,正所謂「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乾」。

有的病人倒是能吃能喝,比如糖尿病人。古人稱糖尿病為「消渴」,身體在逐漸消瘦,體力在下降,尿量卻在增多。著名的老將廉頗,到了老年飯量仍然很大,但是一頓飯的工夫就拉了三回屎,其特點就是能消不能化,不能把攝入的營養轉化成自身的組織和能量。

還有的病人也是能吃,倒也不過多拉撒,就是不停地長肉長脂肪。這也屬於能消不能化,問題出在少陽三焦、膽的功能衰弱,無法把有形的物質轉化成能量。

在這裡,我特別要講講水的消化,千萬別以為喝水就能直接補充體液。如果沒有胃把冰塊消成水,沒有胃把低於體溫的水加熱到一定程度,如果沒有小腸化解水的分子鏈,泌別清濁,沒有膀胱的儲藏津液,氣化蒸騰(人在乾燥乾渴的時候,人體會自動蒸騰貯存在膀胱中的尿液,再化為體液),水是變不成人的津液的。那些水要麼穿腸而過,要麼蓄積中毒。喝得多尿得多,越喝越乾燥,喝冷水也長肉的例子不勝枚舉。

我歷來反對不分青紅皂白,早晨起來先灌自己兩杯水的說教。我從來都是反對不分輕重緩急先吊個瓶子輸液的,且不說水和水不一樣,起碼醫生或護士應該把要輸的液體加熱到和人體體溫相當。

消飲食的功能在陽明胃和大腸,化食的功能在少陽三焦和膽,化水的功能在太陽小腸和膀胱。六腑為陽,飲食屬陰,陰陽和合,生機盎然。

Wednesday, April 11, 2012

一切賢聖,皆以無為法而有差別

賢指三賢位菩薩,聖是指初地至十地的菩薩,再向上就是等覺菩薩與佛了。 無為法是指如來藏具有的無為性,即能生蘊處界一切法,卻離見聞覺知,不執著取捨。 菩薩證得如來藏即明心後,成為七住位的菩薩。 由於如來藏含藏無始以來無數的煩惱種子,不斷修除智慧才能增上。 明心後僅得般若總相智,要得到別相智及一切種智,還必須在有為法中修無為法,由對無為法的修證而增上,這就是聖賢的差別。

有因緣造作之法, 叫做“有為法 ”,無因緣造作之法,即叫做“ 無為法 ”。 在五位百法中,前面的九十四法,皆是有生滅變異的有為法,最後六法,才是清淨寂滅的無為法,也叫做“真如實相”。 真如實相本來不一不異,為何又分出六法? 蓋六種中的前五種,或依其原因而說,或約其作用來講,只有最後的真如無為才是無為法的本體。
一、虛空無為虛空遍一切處,既是虛空,自然無生滅變化,故名虛空無為;
二、擇滅無為擇是揀擇,滅是寂滅,又名涅槃,擇滅無為就是用真正的智慧去選擇佛法,修成涅槃之果,證入無為之境;
三、非擇滅無為一切有為法,皆是仗因托緣而生起的,如果沒有能生之緣,或有因而無緣,則畢竟不生,這就是非擇滅的意思。 再者,無為法的法性,自體本來清淨,沒有煩惱,既然沒有煩惱,也就用不著去揀擇智慧來滅除,這也就是所謂的非擇滅無為;
四、不動無為說的是色界第四禪的禪定情形。 佛經說,世界進入壞劫時,發生火水風大三災,動搖全世界,唯有四禪天,火水風三災都不能到達,這種三災不至,煩惱不生所顯現的無為,就叫做不動無為;
五、想受滅無為想是想像,受是感受,也就是五蘊中之受、想二蘊,佛教所說的最高禪定叫做滅盡定,又叫做滅想受定,想、受不起了,無為境界就會顯現,這種一切想、受都不生的無為境界,就是想受滅無為;
六、真如無為真者真實不虛,如者如常不變,這種既真實不虛而又如常不變的真如理體,就是諸法沒有生滅的無相無不相的真如實相,斷除了我、法二執,才能證得真如無為。 (《佛學常見辭匯》陳義孝編)
有為法與無為法,有何差別?
有為法就是因緣和合而生的一切理法。
無為法就是無因緣造作的理法,也就是無生滅變化而寂然常住之法。
這是有為法與無為法一般之見識,有為法可說事相方面而言,無為法可說理體方面而言。
若站在中道實相義而言,有為法與無為法是不二的,離開有為法就沒有無為法,離開無為法就沒有有為法,有為無為不一不異,何以故? 因為無為法建立在有為法之上,有為法由無為法而彰顯故。
大般若經云:“有為界不見無為界,無為界不見有為界,何以故?非離有為施設無為,非離無為施設有為故。”
(聖嚴法師著《佛學問答》

Friday, April 6, 2012

四月七日師父視訊課開課前

四月七日,師父要開課了,洛杉磯是可以用視訊上的。好感恩。許多的同修,都好高興。

洛杉磯的四月六日下午三點,也就是台北的四月七日清晨七點,我不行了,整個人忽然間,都累癱了,一點勁都沒有。我跟愛美麗說,我不行了,我得在沙發上躺一趟,她知道,每次上課前,我總會接到一些。她一點也不驚訝。

但是這次可是真的嚴重。全身無力到極點。

躺著,躺著,沒多久,大約十分鐘,一片紅光從右邊掃過來,幾秒鐘之後,接著一片白光又掃過來。

當下,我的累癱就完全不見了。

感恩師父。感恩佛菩薩。只能用殊勝來形容。